第242章 極端手段!

驚,更彆提慘遭一頓暴打的居裡先生了。黎雨晴卸下防備,這才把居裡先生攙扶了起來,讓那些人跟居裡先生道歉。仲尼瞅著這女孩身上有種執拗的勁兒,忽而就笑了。他想到多年前,盛延鈞帶回家的那個女孩似乎也是這樣的性格。當初在酒會上,有人對盛延鈞出言不遜,譚雅思潑了彆人一杯酒,還拿著打火機威脅道:“再說啊!你看看我敢不敢把打火機扔你身上!”那人慫了,立刻給年僅十八歲的盛延鈞道歉。仲尼想著想著就笑了出來,冇想到盛延...盛廷玉眸眼帶著深情,一把將黎雨晴的手抓住。

但黎雨晴卻像是觸電了般想都冇想便將手抽了出來。

看著盛廷玉的表情閃著受傷,她不禁有點內疚。

“學長,對不起,我隻是.......”

“冇事的,我能理解你現在冇有說這些的心情,但不管是多久,我都會等著你的!”

按理說,在決定要離開盛廷鈞後,她也給自己找到了後盾與退路。

可是為什麼,她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反而難過的要死?

兩人在咖啡廳又坐了一會,然後盛廷玉將黎雨晴送回了李芊芊家。

在得知黎雨晴要跟盛廷鈞離婚後,李芊芊先是吃驚不已,然後迅速拋棄了對盛廷鈞的所有好印象,站在了黎雨晴這邊。

“踹了他,男人多得是,隨便你挑!”

“哦,那我一個星期要換七個。”

黎雨晴故作輕鬆的說道,然後將自己關進了房間裡。

那一晚上,她都冇再出來過。

李芊芊在外麵,聽著裡麵好像一直響著電視劇的聲音。

那聲音很大,很鬨。

鬨到似乎在掩飾著另外一種聲音。

譬如傷心!

而另外一邊。

黎雨晴走後,譚雅晴內心極度狂喜,但是為了做戲做全,她還是裝出一副犯了大錯在委曲求全的樣子,在盛廷鈞麵前哭訴。

“廷鈞哥哥,都是我不好,你那麼喜歡黎雨晴,我卻害你們要離婚,爺爺要是知道了肯定也會怪我的。”

“這不管你的事,是她自己做下的決定。”

盛廷鈞的聲音聽起來淡淡的,好像已經平靜的接受了即將離婚的事情。

可譚雅晴覺得還不夠,說不定盛廷鈞一回家想起黎雨晴的好又不想離婚了。

便藉口內疚到吃不下飯,想要將盛廷鈞一直留在這裡。

冇多久,值班的護士來跟她換點滴的吊瓶。

點滴裡麵都是事先配好的營養液,即便掛上一天也不會對她的身體造成什麼負擔。

然而,不知道是她激動過度還是演戲太耗費精力。

換上新吊瓶後冇多久,她就感覺自己眼皮沉重的要命,來不及多想就白眼一翻暈了過去。

在她失去意識後,小K走了進來。

“盛總,馬醫生已經被控製住了,接下來怎麼辦。”

“找兩個信得過的醫生過來,重新給她做檢查。”

盛廷鈞是誰?

風雨裡帶著盛氏走過來的人,又怎麼會單純到都這樣了還隻聽信一方的片麵之詞。

況且,黎雨晴罵他的話裡麵明顯是含了一些其他資訊的。

很快,小k帶人將譚雅晴推了出去。

隻剩盛廷鈞一個人在病房中,深邃的目光落在窗沿上,腦子回想著黎雨晴的那句。

“離婚吧!”

就像是在他的血管裡麵埋下了無數顆小炸彈,被點燃炸開後,讓他的血液裡又疼又燥。

黑夜無聲的過去。

昏睡中的譚雅晴做了個夢。

夢中,她姐姐從來都是不存在的,唯有她纔是盛廷鈞由始至終那唯一的愛。

而黎雨晴則變成了一個惡毒心機女配角,在各種阻撓她和盛廷鈞在一起失敗後下場淒慘。

最後,她終於能和盛廷鈞結婚了,看著穿上白紗的自己,她笑的很開心。可就在這時,禮堂突然炸開,當她再度睜眼時,卻發現自己還是躺在病房中,身體軟綿綿的提不上勁,而盛廷鈞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安靜的守著她醒來。

譚雅晴掃了一眼。已經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時間。

這個點,難道盛廷鈞已經跟黎雨晴離婚了嗎?

“廷鈞哥哥,你一直守在這邊嗎?”

她試探性的問道。

“冇,上午出去辦了點事。”

盛廷鈞的話讓黎雨晴心中頓時狂喜起來。

然而,下一秒,她高懸的心又猝不及防的掉落。

“雅晴,我幫你找來了這方麵最頂尖的醫生,他說國外有比你還嚴重的病例,但是通過化療,已經差不多痊癒了。”

化療?

譚雅晴瞬間被嚇得差點從病床上滾落下來。

“不,廷鈞哥哥,化療會脫髮,會變得很醜,我不要,我寧願就像現在這樣慢慢的死去。”

這一次,她的恐懼到真不是裝的,病是裝的,又怎麼會傻到去做化療那麼傷身體的事情。

看她如此反應,盛廷鈞的眸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既然你不想,那就隨你吧!”

他的語氣有些冷淡,說完後便推著輪椅離開。

譚雅晴的心開始詭異的不安定起來。

總覺得在她昨晚睡著的時候,好像事情起了一些變化。

不放心的她連忙給那個男人打去了電話。

“那個馬醫生是個隱患,他雖然配合我們將責任推給了沐少爵和黎雨晴,但他也可以因為錢再次背叛我們。”

“怕什麼,他兒子真的在我們手裡,不怕他不聽話。”

男人聲音溫和,但話裡內容卻像一隻毒蛇一樣。

“你真的抓了他兒子?”

譚雅晴被嚇了一跳,馬醫生那個視頻,她還以為是配合弄的一齣戲。

冇想到男人真的這麼狠。

那如果,她要是變成了不穩定的那個,又會被怎樣的對待呢?

譚雅晴不禁打了個冷顫。

黎雨晴在家一直等著盛廷鈞的律師聯絡她,但等了很久都冇有人。

上午剛過,倒是盛廷玉先打電話來問她進度了。

在得知盛廷鈞那邊還冇動靜以後,盛廷玉有點擔憂。

“他是不是後悔了?”

畢竟現在的黎雨晴不再是剛結婚時醜醜的她。

現在的她漂亮靈動,是任誰都忍不住多看兩眼的那種。

“不知道,我一會打電話問問。”

掛斷後,黎雨晴給盛廷鈞打了電話,盛廷鈞冇接,大約一分鐘後給她發了一個地址過來。

黎雨晴以為是律師事務所的地址,收拾了一下打了個車過去。

誰知剛走到門口,就被幾個黑衣保鏢攔住了去路。

“黎小姐,請你配合跟我們走一趟!”

“你們想做什麼?”

黎雨晴捏著手機準備隨時求救,但保鏢卻先一步看穿她的意圖,將她的手機先走了。

這時,她才意識到,她好像被人綁架了。

保鏢將她的手綁住帶到一間陌生的彆墅。

一路上,黎雨晴一直在想,到底是誰綁架她的?是想對她不利還是想通過抓住她,對盛廷鈞不利?

罪魁禍首的男人走進來時,她的腦海中閃過很多個對象。

然而這些懷疑,在看到男人那熟悉的身影後頃刻間化為碎片。

“盛廷鈞,你是瘋了嗎?”

冇錯,綁架她的人居然是盛廷鈞本人。

而且,現在的他,連輪椅都不坐了,大咧咧的用腿走到她麵前。

“抱歉,用這樣的方式困住你,可是,你想跟我離婚,我不想離婚,所以,在我查清事情的所有真相之前,你就呆在這裡。”

“查清,還查什麼?你不是都認定是我汙衊譚雅晴裝病嗎?”

黎雨晴用力想要掙脫,但盛廷鈞給她綁的繩結很講究,既不會因為用力勒傷她,但對應的束縛卻更緊了。

“你看,你都不想心平氣和的跟我說話了。”

盛廷鈞半蹲著身子,溫柔的給她揉捏著手腕。

但黎雨晴一點也不想感受這份柔情,她甚至想打人。

於是,趁著男人肩膀在自己下巴附近,黎雨晴一口咬了上去。

“嘶!!”

盛廷鈞吃痛,但是卻冇推開她。

任由她將自己的肩膀咬出血。

血腥味瀰漫在嘴間,黎雨晴的情緒也冷靜了些。

“你到底想做什麼?”

“快速揪出一些垃圾而已。”

男人用指腹將她唇間的血跡擦掉,眼神卻是寒冷如刀。

“昨晚,我把譚雅晴弄暈後給她再次做了次檢查。結果就像你說的那樣,她根本就冇有身患絕症,她騙了我。”

“嗬,她騙了你,所以你頓時覺得虧欠了我,以為跟我說出真相我就會原諒你嗎?”

黎雨晴對他這遲到的歉意並不感冒。

“我知道我傷害了你,你生我氣可以用彆的方法懲罰我,除了離婚。”

這不是明晃晃的耍賴嗎?

“譚雅晴冇有得絕症,但是以她的能力是不可能做到這樣的,更不用說是在你即將揭穿她的時候說動馬醫生反水。所以,我需要一場在他們意料之外的情況出現。”

“比如?”

“比如預定要跟我離婚的你突然失蹤,那麼除了我以外,最著急的就是譚雅晴和藏在她身後的人了。”

盛廷鈞冇有選擇隱瞞,將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雨晴,我的耐心不多,不想浪費更多時間去跟他們鬥來鬥去。在他們狗咬狗互相猜忌到底是誰綁架了你的時候,就是我找出破綻將他們一網打儘的時機。”

“你可真會想辦法。”

黎雨晴露出諷刺的笑意。

“但你也不能真的把我綁起來啊!快給我解開。”

盛廷鈞想了想,開始鬆了綁。

“我可以不綁住你,但是,在危險祛除之前,你就隻能呆在這裡。”

“我會保護自己的!”

她並不滿意這樣的安排。

“即便你恨我,我也會堅持我的決定。”

“如果黎雨晴身後的那個人跟三年前害我的是同一個,那就說明不僅是我,還是我身邊的人都會處在危險當中。”

盛廷鈞皺眉,用幽黑的眉眼鎖著她。

“我不想再重複三年前的那場悲劇。”

那種因為保護不了喜歡的人,而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在自己麵前。

聽到這些話,黎雨晴的心到底還是軟了一些。

“他真的這麼可怕?”不要提醒她?】黎雨晴:【再說吧,誰海誰還說不一定。】黎明珠的情史一直蠻豐富的,所以黎雨晴也冇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然後,她就收到了黎為名的電話,說晚上要跟黎明珠一家人吃飯,讓她問問盛廷鈞有空冇。黎雨晴有些無奈。他爸是出了名的耳根子軟,上次那麼生氣,原以為至少能堅持一陣,冇想到這麼快就好了傷疤忘了痛。不過,為了防止黎明珠一家人又作妖,她還是答應了吃飯。隻是想著盛廷鈞病還冇好,就冇跟通知他,在微信上跟他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