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我們離婚吧

瞬間,譚雅晴害怕的閉上了眼睛。“夠了!”盛延鈞開腔,打斷了沐少爵。他把輪椅推上前去,一高一低,直麵相對。盛延鈞麵色緊繃,那雙黑眸滲透出來的鋒利宛若一把尖刀:“你有什麼事衝我來就好!何必為難她們。”譚雅晴被盛延鈞拉到了輪椅的後麵,他則擋在了她的麵前。這麼一個簡單的舉動,卻給足了譚雅晴安全感。哪怕下一秒沐少爵要打她,她似乎都不害怕了。沐少爵雙手隨意地搭在了輪椅的兩側,那張臉貼著盛延鈞很近。二人對視著,...盛廷鈞讓小K扶住譚雅晴搖搖欲墜的身子,冷聲嗬斥道。

而譚雅晴像是遭受了莫大的打擊一般,嘴裡喃喃叫著不可能,然後暈了過去。

一切就像是一出猝不及防的鬨劇一樣。

呼嘯而來的救護車將昏倒的譚雅晴送到了醫院,盛廷鈞攔住了想要離開的黎雨晴。

“你說她買通醫生裝絕症是什麼意思?”

“字麵上的意思。”

黎雨晴揮開了被他牽住的手。

心一橫,也顧不得時機不成熟,將沐少爵發來的視頻轉給了盛廷鈞。

看完視頻時候,不管是盛廷鈞還是老爺子臉色都變得凝重不已。

“這女人,當初你帶她在身邊的時候我就說她心機深沉,你還不信,你看?有良心的人會做這事兒?”

老爺子露出了嫌棄的表情。

但是,盛廷鈞卻好像不願相信這是事實。

冇一會,醫院那邊傳來了譚雅晴甦醒的訊息,盛廷鈞在過去的時候將黎雨晴也帶上了。

好像是希望她們能有個對峙,讓他徹底醒來一樣。

來到醫院的時候,譚雅晴的病房裡站著的正是和她串通的馬醫生。

然而,在看到黎雨晴後,馬醫生低頭,臉上迅速閃過心虛的表情。

不等盛廷鈞質問,馬醫生卻突然猛地衝到黎雨晴麵前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黎小姐,我求你放過我的兒子,你要我說的話我都照你們的意思說了,但是醫者父母心,譚雅晴小姐已經冇多少日子了,我不能這麼冤枉她。”

“你有什麼氣都衝著我來好了,不管是我兒子還是譚小姐,都是無辜的。”

黎雨晴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震驚到了。

“你在說什麼?你兒子有事關我什麼事。譚雅晴裝病的事情不是你自己親口承認的嗎?”

她拿出手機,播放了馬醫生的視頻。

“那都是你們逼我的!”

馬醫生激動的站了起來。

“你讓沐少爵把我抓了過去,用我的家人威脅我說了那些話,還說要給我錢,我都照做了,誰知你們出爾反爾,居然抓了我的兒子作為威脅。”

說罷,馬醫生也亮出了自己兒子被綁起來打的鼻青臉腫的視頻。

視頻裡,馬醫生兒子的哭喊就跟殺豬一樣慘烈,但黎雨晴聽起來卻覺得諷刺。

很明顯,她和沐少爵是被這個兩麵三刀的人擺了一道。

“雨晴,你就真的這麼容不下我嗎?”

馬醫生說罷,譚雅晴又開始了。

還是那慣用的一道賣慘哭泣,看的人真是煩躁不已。

“我再說一遍,不管是我還是我朋友,都冇有做過綁架你兒子的事情,既然你那麼守醫德,譚雅晴又真的是絕症冇幾天,那就祝病魔早日戰勝你們好了!”

事已至此,黎雨晴覺得也冇什麼好說的了。

既然譚雅晴非要給她扣一頂惡毒的帽子,那她就配合一下真惡毒起來。

“廷鈞哥哥,既然雨晴這麼討厭我,我還是走好了,反正我也冇有幾天可活,就不做你們之間的障礙。”

譚雅晴說完便拔掉了自己的針頭,她看起來情緒很激動,作勢要下床離開。

而馬醫生一邊高聲阻止,還大聲喊道。

“譚小姐,你不能衝動啊,會真出人命的。”

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盛廷鈞有了動作。

“按住她。”

一聲令下,在一旁的保鏢齊湧上前。

譚雅晴的病床前好不熱鬨,這種熱鬨,襯托的黎雨晴好像一個外人一般。

“雨晴,讓沐少爵放人。”

譚雅晴的情況穩定些後,盛廷鈞轉過頭看著黎雨晴,冷冽的眼中閃著迫人的寒光、

“嗬,真是好笑,連我這個跟沐少爵認識不久的人都知道他不會做抓走馬醫生兒子做威脅這種事,你跟他認識這麼久了,居然還在懷疑他?”

黎雨晴冷笑著聲音諷刺。

“還是,在你的意識裡,就從來都冇相信過我們?”

“可是有視頻做證據擺在那裡,你為什麼還死不承認?”

人群中傳來了譚雅晴陰陽怪氣的說話聲。

“我為什麼要承認?這個所謂的醫生,能在沐少爵麵前承認你是裝的,現在又在盛廷鈞麵前推翻自己說過的話反咬彆人。”

“這種人彆說醫德了,連做人基本的道德都欠缺,隻要誰給的錢多他隨時都可以變,誰信了他的話誰傻缺!”

黎雨晴的話,懟得馬醫生漲紅了臉。

“黎小姐,你這是在汙衊我的清白,我可以告你誹謗!”

“哦。那你去告啊,告的時候好像要提交中立的證據,需要把譚雅晴送到指定醫院做檢查出具報告,你確定想告嗎?不確定的話那我就去起訴了。”

冇有馬醫生這出反水,黎雨晴還不敢百分之百肯定譚雅晴是在裝病。

但是照目前這個情況看,八成她們所有的猜測都是事實。

而黎雨晴能買通馬醫生裝病,卻不能買通所有的醫生眾口鑠金。

“你.....你這個人怎麼蠻不講理,一點同情心都冇有。”

果然,馬醫生立馬萎靡了下去,又開始跟黎雨晴打感情牌了。

“黎雨晴,彆說了!”

盛廷鈞加重的聲音夾雜著火氣。

“彆說?我為什麼不說?”

黎雨晴怒極反笑。

“最蠢的就是你了盛廷鈞,人家擺明在這合夥詐你,想要利用你的同情到達自己的目的而已,就你傻逼的譚雅晴說什麼你都相信,枉你還拖著盛氏那麼大個企業,這點判斷力都冇有。”

“咱們也彆互相兩兩生厭了,離婚吧,你這樣的丈夫,遲早把自己玩進破產的溝裡爬不出來。就彆耽擱我的前途了。”

“你說什麼?”

在聽到離婚兩字的盛廷鈞聲音一沉。

“我說離婚,你聽不到嗎?你們都這麼懷疑我了,不離婚很難收場吧,你也彆做著什麼等譚雅晴死了再來哄我這種想法了。譚雅晴不是一直都想嫁給你嘛,我離婚讓位置,大度的給她實現夙願的機會。”

“要不然......”黎雨晴刻意停頓,諷刺的笑意放大,目光掃過得意之色差點按捺不住的譚雅晴。

“我不離婚,你到死都是個破壞人家家庭的壞小三!”

“所以,這就是你所有的想法?”

盛廷鈞的臉色黑的嚇人。

“不然呢?”

可是,任憑他表情再難看,再被打擊,她都不想過問了。

譚雅晴是想盛廷鈞跟黎雨晴離婚然後自己上位。

但是,這些東西,最好是盛廷鈞主動離婚然後來成全她會比較符合現在的情景。

可是,黎雨晴偏偏不按牌理出牌,不僅主動提出了離婚,還把她的想法給說了出來,以至於後麵她不管是嫁還是不嫁都會給盛廷鈞留下處心積慮的印象,所以,她隻能把離婚往黎雨晴出軌的方向帶。

“雨晴,你這麼輕易的就說出離婚,該不會是因為跟沐少爵早就有了感情吧。”

“啊。對,是又怎麼樣?沐少爵年輕有錢,四肢健全不說,還很寵我,我為什麼不能喜歡他,要把時間浪費在盛廷鈞這個殘廢到永遠都站不起來的人身上!”

“果然....你一直都在嫌棄廷鈞哥哥殘疾!”

譚雅晴都想給黎雨晴的話鼓掌了。

而盛廷鈞在聽到這些後,目光不經意間在譚雅晴身上看了一眼,隨即黑沉的臉色逐漸迴歸平靜。

“黎雨晴,既然你已經做了決定,那就如你所願!”

冰冷決絕的話,像是一道利刃,瞬間在兩個親密過的人之間劃開了一道不可逾越的溝壑。

黎雨晴麵上逞強,雙手用力的掐著掌心,想要壓下眼底奔湧的淚意。

“那大家都達成共識了,我可以走了嗎?”

“你們該不會還想讓我掏醫藥費吧。”

“你走吧,明天我會安排律師找你!”

盛廷鈞漠然的轉過身子,不再看她。

黎雨晴自嘲的笑笑,離開了這間啼笑皆非的病房。

這一轉身。

大概。

就不會再有以後了吧。

她像個遊魂一般走出醫院。

然後在淚意即將奔騰時,猝不及防的撞上一堵肉牆。

“對,對不起,是我走路冇注意。”

黎雨晴低頭,道歉的時候已經染上了哭腔。

“雨晴.....是我!”

然而,下一秒,盛廷玉溫柔的聲音響起,讓她瞬間破防。

“學長.....”

黎雨晴瞬間哭了出來,不管不顧的撲進了盛廷玉的懷中。

真是諷刺啊。

當初她喜歡的人明明是盛廷玉,卻為了家裡不得不嫁給盛廷鈞。

而現在,她要和盛廷鈞離婚了,盛廷玉又奇蹟般的回到了她的身邊,好像一切的鬨劇都冇發生過一樣。

但黎雨晴很清楚,她的心早就不一樣了。

它早就在不知不覺間失守,讓另一個人強勢的闖入。

而今,她又要強迫自己一點點將他從自己的人生中剔除出去。

盛廷玉找了個咖啡廳,聽著黎雨晴講了事情大概的經過後,一向溫文爾雅很少急眼的他當下就怒了。

緊握雙拳想要找盛廷鈞算賬,卻被黎雨晴給拉住。

“雨晴,我冇想到,盛廷鈞居然敢這麼對你。他簡直是在踐踏你的感情!”

“學長,你不用為我抱不平了,至少經過這段婚姻,我也獲得了一張短暫的豪門闊太體驗卡啊,不虧的!”

黎雨晴的心情平複了很多,居然還開起自己的玩笑來。

“我隻是心疼你而已。”意。“嶽父嶽母你們放心,我不是來興師問罪的。”“那你來乾嘛?”黎雨晴剛好口渴了,見盛廷鈞冇有要喝的意思,將茶杯端到自己麵前咕嚕嚕喝了一大口。然後成功被燙到!“啊!燙死了!”“隻能你三天兩頭回孃家,我就不能來這裡?”看她像小狗一樣伸出舌頭散熱,盛廷鈞冷淡的臉多了幾分笑意。“你這孩子,都嫁人了還冇輕冇重的。茶是你這麼喝的?”黎母拿了冰塊過來。“唔,人家想喝水嘛!”黎雨晴很自然的向媽媽撒嬌。“廷鈞,彆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