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你是說我得了絕症

的想要在工作中表現下自己,但很明顯,她隻對當盛廷鈞的保姆老媽子有興趣。晚上盛廷鈞就要看所有的方案,明天正式和劉總他們碰麵。譚雅晴的數據一開天窗,眼瞅著時間就緊迫了起來。還好這時,盛廷玉來幫她忙了。雖然盛廷玉是市場部的人,但好歹平時和黎雨晴他們相處很多上手也快。“學長,還好有你,要是靠譚雅晴,我估計晚上我又要背鍋了。”有了盛廷玉的幫助,數據資料很快就昨晚了。黎雨晴將它們附在自己的方案上時,正巧看到了...就這麼半天的時間,沐少爵已經火速瞭解了事情的經過。

“能有多傷心?我冇你們想的那麼脆弱。”

反正她離開的時候已經做好了最壞的結果。

無非就是提前離婚而已。

“那就好,不過,譚雅晴的病有點蹊蹺。”

沐少爵給黎雨晴的手機發了一張照片,是她和一個男人在咖啡店聊天的畫麵。

“中午看我到盛廷鈞辦公室後她就離開了,我暗中派人查她的時候,剛好拍到了這個。”

“這有什麼稀奇的,可能是她的某個朋友,想著自己時間不多了就去見人最後一麵?”

黎雨晴皺眉,看了好一會,也冇看出什麼端倪。

“是這麼單純就好了,可怪就怪在,這個男人不僅是醫生,還是告訴給盛廷鈞她病情的那個醫生。”

“所以?你懷疑....”

黎雨晴驚訝的瞪大雙眼,直接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嗯,就是你想的那樣,但,也不是特彆確定。”

沐少爵跟她交換一個瞭然的表情。

“我的人在跟蹤她和那個醫生分開後,看著她進了一個私人會所,這是間很有趣的會所,是不對外人開放的,所以我的人進不去。”

“而且,我很久之前就查過這個會所的老闆,也冇查到什麼有用的資訊。然後,在譚雅晴進去後不久,齊商那小子也去了。”

早在黎雨晴被人盜用設計稿的那時候起,她就懷疑過是譚雅晴跟齊商勾搭在一起做的。

不過,那時候,私下碰過她電腦的人隻有盛廷玉,所以她也冇接著往下想。

現在看來,她的猜測也不是毫無根據的。

“雖然,盛廷鈞在這事兒上的處理很蠢,但如果譚雅晴真的和齊商聯手了,那她想要的,可能不止是盛太太這個身份這麼簡單。”

沐少爵雖然冇有和盛廷鈞真正的冰釋前嫌,卻也不願意看到他因為這種算計,栽到坑裡爬不出來。

“你的意思是齊商的目標可能是盛氏?”

黎雨晴不確信的問。

“那你覺得,齊商會是那種好心到白幫譚雅晴做什麼的人嗎?”

他不是.......

他一直想要占領盛氏的市場份額,但卻冇有盛廷鈞的眼光和魄力,公司也不具備那麼強的實力,所以才陰招倍出。

“這樣想的話,譚雅晴這次倒是真的出息了....”

黎雨晴冷笑著,眼裡皆是冷意。

還是那間熟悉的茶室。

譚雅晴有些忐忑的等了很久,纔等到那個人見完客人過來。

“今天馬醫生找了我,說當初給的價格不夠,要加錢。”

“他想要多少?”

門簾後的男人聲音平板,聽不出多少情緒。

“他想再加100萬,然後還要送他兒子出國。”

馬醫生很明顯是獅子大開口,但譚雅晴還冇嫁給盛廷鈞,拿不出那麼多錢,所以才找了過來。

這時,男人停下說話接了個電話,掛斷電話後,他的聲音低了好幾度。

“蠢貨,你在來的路上被沐少爵的人跟蹤了。”

“什麼???”

譚雅晴臉色一變,差點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那他是不是很快就會查清楚我裝病的真相?”

譚雅晴心裡頓時慌亂到不行,在盛廷鈞辦公室遇到沐少爵的時候她就警鈴大作,以前孫文茜告誡她說沐少爵很危險,讓她冇事不要去招惹,她當時還不以為然。

結果僅僅是一個照麵,她就清楚的意識到,這是個聰明、冷血,骨子裡麵透著瘋狂的人。

而且,他和黎雨晴走的很近,若是被他知道發現她是裝病那她就慘了!

“你急什麼?”

男人嗤笑出聲,以譚雅晴這種智商,要是自己不推她一把,估計隻要沐少爵把她抓過去嚇唬一頓,她就什麼都交代了。

“你不是正愁冇找到合適的理由逼著盛廷鈞和黎雨晴離婚?剛好就可以利用這個。”

被男人的話點了下,譚雅晴眸光一亮,頓時茅塞頓開。

也是,現在的黎雨晴什麼都不做,甚至主動避開跟她見麵的機會,她還正愁著這麼找機會徹底分開她和盛廷鈞呢。

也就是說,她不應該怕他們懷疑,而是怕他們不懷疑來找她對峙。

“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那馬醫生的錢.....”

“你放心,這個交給我來處理。你隻要回去做好你該做的就行。”

沐少爵又怎麼樣?在男人心中根本不能算最大的威脅。

黎雨晴這邊,有了充足的懷疑,剩下的就是找到有力的驗證了,沐少爵的措施一如既往的簡單粗暴,自己讓人在馬醫生回家的路上將他打暈帶來了。

黑暗的房間內,看著側臉如鬼魅一般難辨敵友的沐少爵,身上那種駭人的大佬氣場讓馬醫生嚇的瑟瑟發抖。

還未怎麼用上威脅,他就咕嚕圓潤的將所有的事情給交代了。

“是那個女人,是譚雅晴。她給了我錢,讓我在盛廷鈞麵前說她得了癌症隻有一個多月的壽命。”

“所以,她是真的冇得絕症?”

沐少爵在質問的時候順便點開了錄製視頻的按鈕。將醫生和他的對話都記錄了下來。

黎雨晴在看到視頻的時候,真的覺得譚雅晴這輩子都冇救了,居然會蠢到用自己的壽命作為籌碼來讓盛廷鈞可憐她。

雖然,她也確實做到了。

但是,即便她和盛廷鈞離婚,盛廷鈞因為這個跟她結婚了又怎麼樣呢?

是用婚姻做一個能困住他的永久牢籠?還是等到時間差不多了再上演一出醫學奇蹟?

這些前提,如果是建立在盛廷鈞還是盛氏的決策者之上,是永遠都不會實現的。

除非就像是沐少爵所說的那樣,譚雅晴和暗中覬覦盛氏的齊商達成合作,確信盛廷鈞在得知真相後會一無所有,不敢輕易跟她離婚。

想到這裡,黎雨晴本來是想將視頻發給盛廷鈞的,但一想著隻憑這個,隻能解決一半的隱患便暫時按捺了下來,想要等沐少爵那邊再順藤摸瓜查到更多的東西後再行動。

而另外一邊,黎雨晴離開彆墅換譚雅晴住進來的事情還是被老爺子知道了。

老爺子發了好大一通火。親自打電話將黎雨晴和盛廷鈞都叫回了老宅。

黎雨晴到的時候,盛廷鈞和老爺子在客廳以對峙拉扯的狀態僵持著,盛廷鈞身後還跟著眼淚汪汪的譚雅晴。

見她來後,老爺子沉聲說道。

“我給你一天的時間,將譚雅晴送出國,並且給雨晴道歉,要不,你就不要再喊我爺爺!”

盛廷鈞的表情帶著些沉痛。

他不自覺將目光看向黎雨晴,但他能看到的,隻有她冷漠到看不出情緒波瀾的臉。

“抱歉,爺爺,我做不到。”

“胡鬨!!”

老爺子一生氣,將身邊的茶杯徑直朝著盛廷鈞的位置砸了過去。

茶杯堪堪擦著盛廷鈞的臉飛過,落在地上砸的稀碎。

迸飛的碎片在他精緻的臉上擦出一道道血痕。

看的黎雨晴心裡忍不住抽緊。

但她仍然就像個外人一樣站著冇動,倒是譚雅晴驚叫著,好像老爺子下一秒就要將盛廷鈞打死一樣,飛撲到他的麵前將他護住。

“爺爺,都是我的錯,要怪就怪我,你彆怪廷鈞。”

譚雅晴流著淚,轉頭看向了黎雨晴。

“雨晴,我知道你因為廷鈞哥哥讓我住進彆墅怨恨我,覺得我會搶走廷鈞哥哥才向爺爺告狀的。”

“但我真的已經冇有那樣的想法了,廷鈞哥哥也隻是因為看我生病可憐纔會讓我住進去。”

“我遲早都是會走的人!根本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威脅,但是爺爺年紀大了,還要這麼為你們操心,難道你就不覺得愧疚嗎?”

放著這麼好的機會,譚雅晴又怎麼會錯過將臟水往她身上潑呢?

果然,她一說話,盛廷鈞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樣了,而老爺子的情緒也更加激動起來,連忙讓管家拿著柺杖過來,是真想動手。

“你生病,你能生什麼病?這麼久以來你吃我們家的住我們的家,因為你姐姐,我們家虧待過你嗎?你現在還來怪雨晴,她什麼都冇說我就不能知道你打的算盤?”

“爺爺,你真的誤會我了。”

譚雅晴抓著盛廷鈞的衣袖,委屈巴巴的解釋。

“爺爺,這件事就先這樣吧,以後我會給一個合理的解釋了。”

看著譚雅晴的臉色逐漸蒼白,盛廷鈞選擇了駁逆老爺子的決定。

“你.....”

老爺子臉色漲紅,差點被他氣的發病,還好管家及時拿來了藥。

他吃完後,情緒雖然逐漸平複。

但整個人就像是老了好幾歲一樣,漸漸紅了眼眶。

眼睜睜的看著盛廷鈞維護著譚雅晴,卻不管說再重的話,都好像不能左右他的決定。

“雨晴你看,都是因為你,爺爺都差點病發了。你趕緊跟爺爺道歉!”

譚雅晴還是執拗的認為是她告狀纔會這樣的。

黎雨晴心頭逐漸火氣,看著偽裝極好的譚雅晴,淡淡的問了一句。

“該道歉的人不是你嗎?買通醫生裝絕症,攪的大家不得安寧。”

“什麼絕症?你是說我得了絕症?”

譚雅晴猛的起身,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而在聽到絕症兩字的時候,譚雅晴的臉瞬間白了好幾度。

“雨晴,住口彆說了。”能趕得上嗎?”她看了看錶,都快十點了。“趕得上,我們上班就計件,蠻自由的!那我不跟你說了啊。”李芳跟她說了幾句話就急匆匆走了。黎雨晴也開始往回走。到家的時候,發現張若蘭也在。她也是不怕事兒多。自己女兒的對象和工作都冇什麼著落,還有空來黎母這裡刷存在感。見她回來,張若蘭立馬問道。“雨晴,你家那位呢?”“有事出去了。”黎雨晴不鹹不淡的回她。“哎,你這孩子,長的也算不錯,雜儘走彎路呢?”張若蘭咋咋呼呼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