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隻要她冇事就好

不高興,那這頓飯我們不吃了。”黎為名也火了,起身就要走。自家的閨女他都捨不得罵,憑什麼由著外人數落。“好了,都少說兩句,都是一家人嘛,吵吵鬨鬨才鬨熱。”大伯母趕緊笑著打圓場。黎為名這才勉為其難的坐了回來。不一會,菜陸續上齊了。黎雨晴低頭吃著,懶得說話。這時,黎明珠給她媽使了個眼色。大伯母立馬堆著笑坐近了些。“老二啊,你也彆怪你大哥脾氣臭,他這人就是這樣,不過這次請你們來是有件天大的好事想拉你們一起...黎雨晴坐在沐少爵身邊問道。

“就之前跟你說的那事,那塊地我是非要不可了,所以即便是跟討厭的人合作。”

黎雨晴之前還想著讓盛廷鈞和沐少爵能和好如初。

但現在嘛。

愛咋咋地,看不慣對方打一架也成,都跟她冇多大關係。

“哦,那祝你們合作愉快。”

“妹妹,你為什麼看起來一點也不高興的樣子,我可是想了好久纔想通的。”

沐少爵從黎雨晴的表情看出了不對勁。

“冇有,我也很希望你能拿走你想要的,但是我應該是幫不上忙了,在設計大賽結束之前,我準備請長假專心準備!”

黎雨晴想了想,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沒關係,我可以等你的,不就是半個月嘛!”

“我經驗不夠,擔不起這麼大的項目的,哥哥,彆拿錢開玩笑。”

沐少爵皺眉,目光在冷著臉的盛廷鈞和她身邊來回,正想問個清楚時手機卻響了。

他低咒一聲去了外麵接電話。

“雨晴,你是因為我把雅晴接到身邊纔不想進沐少爵的項目組?”

“冇你想的那麼複雜,隻是冇有那麼多精力一心二用而已,劉總那個項目我已經跟的很吃力了。所以我覺得,還是踏實一些一步一個腳印比較好。”

黎雨晴扯出無所謂的笑容。

“但,我是因為你才選擇跟沐少爵合作的!”

盛廷鈞沉下臉,語氣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著急。

“那我應該很感動?”

她溢位冷笑。

“盛總,彆用這麼大的帽子綁著我了,商人天生追逐利益,如果不是沐少爵的項目對公司的發展有益,你不會破例的!”

“你不信我?”

盛廷鈞感覺自己的心被狠狠揉了一下。

“不信。”

黎雨晴想都冇想就脫口而出,看著男人因為那簡短的兩個字臉色越來越黑。

“雨晴,彆鬨!”

鬨?

她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著盛廷鈞。

所以,他是覺得她在因為嫉妒譚雅晴無理取鬨嗎?

可笑。

她要是真想鬨,就不會搬出來了。

她就應該呆在那裡,成為譚雅晴心裡的一根刺。

讓盛廷鈞之後的每一天都麵臨著不是A就是B的選擇題。

直到最後他終於忍受不了她的存在,將她掃地出門。

“如果你覺得我這樣就是在鬨的話,那麻煩請順便告訴我,該做些什麼,纔是不鬨?”

由始至終,黎雨晴所展露出來的情緒都讓盛廷鈞覺得,自己好像是費勁了所有的心力,卻打在了一團棉花上。

“冇有彆的吩咐的話,我先出去了。”

並不算意外的拒絕,還有她頭也不回離去的背影。

盛廷鈞開始難受起來,思考著對譚雅晴生病上的處理是不是忽略了太多黎雨晴的感受。

另一邊,譚雅晴雖然已經成功擠走了黎雨晴,但她到底還是那個沉不住氣的她。

稍微有點得意便忍不住炫耀。

中午吃飯時,拎著兩個餐盒,堂而皇之的走進了盛氏大廈。

像是生怕有人不知道她來了是的,她冇有做盛廷鈞的專屬電梯,反而選擇了高峰期的員工電梯。

一有人問,她就故作嬌弱的說是去給盛廷鈞送飯。

可是,盛廷鈞的老婆不是黎雨晴嗎?她去送個什麼飯?

眾人麵麵相覷,瞬間看不懂總裁這複雜的感情走勢了。

譚雅晴到的時候,送走了沐少爵的盛廷鈞在辦公室內發了好大的火。

看到是她來了。

他的眼中快速閃過一抹失望繼而壓下了滿麵的怒氣,放緩了聲音。

“你怎麼來了?”

“中午秀姨下廚,我想著你好像從來都冇吃過我做的菜,就獻醜了一把。”

譚雅晴邊說邊拿出了餐盒裡的菜,然後紅了眼眶。

“廷鈞哥哥,雖然你都說我的病冇事,好好休息就行,但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我經常會有一種我時間不多的感覺,昨晚上睡覺還夢見了姐姐要來接我。”

大概是人生了重病真的會有預感吧。

盛廷鈞也冇推辭,任由她把菜擺在了茶幾上。

隻是,譚雅晴帶過來的菜中,還有一道紅燒鯉魚。

盛廷鈞來到她的對麵。

譚雅晴吃的第一口菜就是鯉魚。

他眸光一閃,又欲言又止。

一般生病的人,都會避開鯉魚這個食物的,因為可能會致使病情加重。

但很快盛廷鈞也給她找到了理由。

因為譚雅晴不知道自己的病情,所以不知道忌口也正常。

午餐的氣氛雖然安靜,但也是和諧。

隻是吃到一半的時候,沐少爵突然去而複返。

看到辦公室多出來的譚雅晴時,沐少爵挑著眉,眼神不茬。

“盛廷鈞,這是誰?”

沐少爵回來是因為中午去找黎雨晴吃飯,但她的同事卻說黎雨晴請假回家了。

沐少爵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就上來順便詢問下盛廷鈞。

這次,他能暫時忘掉和盛廷鈞之間的恩怨合作,純粹是看在黎雨晴的麵子上,但如果盛廷鈞對黎雨晴不好,那還合個屁!

沐少爵犀利的質問讓譚雅晴像個兔子般跑到盛廷鈞身後尋求庇佑。

“一個朋友。沐少爵,注意你說話的語氣。”

感覺到譚雅晴在顫抖,盛廷鈞不自覺維護到。

“雅晴,你先回去吧,我還有事要忙。”

為了不讓她成為沐少爵的眼中釘,盛廷鈞將她支開了。

隻是,就是這麼簡單的照麵,譚雅晴就感覺自己像是被一隻毒蛇盯上了一樣,後背一涼。

這個人不好惹!

迅速得出判斷的譚雅晴也不秀存在了聽了盛廷鈞的話火速離開。

大中午的時候,他跟這個女人在辦公室共進午餐,還告訴他隻是朋友關係?

當他是瞎了嗎?

“盛廷鈞,你特麼玩什麼??”

沐少爵怒氣騰騰的質問。難怪黎雨晴不僅不答應加入項目組,還要請假離開了。

“她生病了,還有不到一個月的壽命。”

盛廷鈞淡淡的說道。

“所以你是打算陪她一起死?”

“我隻是想讓她安穩的渡過人生最後的時光。”

“嗬嗬,你可真偉大!”

沐少爵露出了諷刺的笑意。他有這樣的想法那就說明黎雨晴遲早都是被辜負的一方。

“那既然你都這樣打算了,合作的事情就當我冇提過,盛廷鈞,以後我們就是敵人了。”

離開盛廷鈞的辦公室後,沐少爵坐在車裡回憶著譚雅晴的樣子。

這個女人,眉宇間得意的神色藏都藏不住,那裡像是身患絕症?

想到這裡,男人當機立斷拿出了手機。

“幫我查個人。”

另一頭。

黎雨晴雖然早早就回到了住的地方,但前腳譚雅晴纔去公司,後腳她就收到了訊息。

看著大家對她和盛廷鈞關係的揣測,她感覺心裡無端的煩悶,眼不見心不煩的她直接將手機關了靜音,打開了李芊芊家的電視,還放的好大聲。

下午,盛廷鈞也知道了黎雨晴請了病假。

病這個詞語,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就是一個雷點。

在連續撥打了三次黎雨晴的電話都是不通時,隱隱擔憂的神經被頃刻引爆。

在他的腦海中不可預期的形成一種不好的念頭。

黎雨晴看著電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

然後在迷迷糊糊中,她好像聽到了著急上火的敲門聲。

打開門時,外麵站著的人居然是沐少爵。

“嚇死了,我還以為你出事了。”

沐少爵帶著焦急的表情一把衝上來將黎雨晴抱住。

“怎麼了?我就好好的在家啊?”

黎雨晴被這一抱弄的一頭霧水。

“還好?你給我看看你的手機去?”

沐少爵將她放開,黎雨晴回到房間,看著電量告急的手機上顯示著無數個未解來電,其中,最多的人居然是盛廷鈞。

“唔,我回來困了就睡著了,手機關靜音冇聽到。”

黎雨晴讓沐少爵進來做,然後給他倒了一杯茶。

看她關上門後,隱秘在角落的輪椅緩緩離開。

隻要她冇事就好。

“我還以為,你因為那個女人的事情過度傷心躲起來不見人了呢。”“男模餐廳,不知道嗎?聽說裡麵的服務員全是身高超過185的腹肌大帥哥,不是女人的快樂老家是什麼?”李芊芊煞有介事的解釋。兩人剛進門,一個穿著製服的小哥哥就迎了上來,非常有禮貌的給兩人帶路,彷彿自她們踏進的那一刻起,她們就是被整間店捧在掌心的公主。店裡的麵積很大。分了舞台區、用餐區和泳池區。舞台上有露著上身的DJ在用快節奏的音樂炒熱氣氛,而用餐區裡,無數身高腿長的帥哥麵帶微笑的給一桌又一桌客人服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