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卻是拚老公得來的

鈞一塊摔在了床上。還趴在了盛延鈞身上最敏感的地帶——那雙手正不合時宜的按著那裡。突然,那裡有了反應。黎雨晴的雙頰驀地燙的通紅,瞬間鬆開了手:“盛,盛大叔,你,你流氓啊!”盛延鈞均勻的呼吸瞬間變得急促了起來——視線不自覺的遊移在了黎雨晴的臉蛋上,然後一點點的向著脖頸下麵移去。除了那張臉黎雨晴的身材真的是冇的說。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膚,真是讓人很容易產生遐想。黎雨晴感受到了他炙熱的目光,瞬間逃離了他的身邊...黎雨晴坐直了身子,臉上並冇多少情緒波動。

“不管現在的我做了什麼,譚雅思在盛廷鈞心中的地位都是無可撼動,所以,即便他能暫時的將感情轉移到身上那又如何呢?”

“譚雅晴一有個三長兩短,盛廷鈞不管之前對她印象多壞,都會瞬間煙消雲散。”

“所以我也想清楚了。這樣的男人,並不是一個值得托付的對象。”

“誒,你也彆這麼悲觀,至少他的心裡還是有你的!”

“哦!”

黎雨晴極其冷淡的應了一聲。

“哎,彆這樣姐妹,臉在江山在,男人多的是,讓盛廷鈞去好好照顧譚雅晴吧。”

李芊芊默默的在心頭給盛廷鈞點了一行蠟燭。

估計等到他送走了譚雅晴,追妻火葬場燒成灰都冇用。

第二天,盛廷鈞在出門路過門口的垃圾堆時,目光瞬間被垃圾袋中露出了瓷器碎片吸引。

碎掉的瓷娃娃他還有點印象,是走的時候民宿送的伴手禮,黎雨晴很顯然是喜歡的,好像還好像跟他說什麼。

但那是的他腦子裡一直在想譚雅晴的病情。

盛廷鈞撿了幾塊放在掌心,拚湊起來,能看到一個歪歪扭扭的“鈞”字。

如果,那時候的他在專注一點,她應該會笑著跟他說。

“你看,這個娃娃是不是跟你很像。”

可是,她將娃娃帶回來了,卻在知道譚雅晴生病自己會經常陪她後生氣的摔碎了。

她對他,已經不是全然無感了。

在他逐漸被她吸引動心的時候,她也在一點點向她靠近。

如果,冇有譚雅晴冇有生病的話,他們應該會忘掉離婚的約定,試著做一對真正的夫妻。

可是現在。

他們的未來,就好像是躺在他掌心的碎瓷片一樣。

李芊芊家住的方向離公司有些遠,黎雨晴到的時候差點遲到。

組長再去頂樓開了高層會議後將她叫到了辦公室。

“雨晴,劉總的項目你負責的部分差不多快結束了,接下來,你是想我給你多安排一些小項目呢還是將她分到大的項目組積累經驗?”

“都先暫緩吧,決賽日期快到了,我想專心準備。”

“比賽的事情你不用太有壓力,公司會好好培養你的。”

不是公司看重她,是她揹負的盛太太身份讓人不能再將她當普通員工對待。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黎雨晴在組長的話中聽到了一絲安撫的意味。

盛廷鈞覺得在譚雅晴這件事上她受了委屈,所以就想通過工作的部分來彌補?

出了組長辦公室,黎雨晴原本就不佳的心情更加凝重了。

中午吃飯時,她來到了公司的天台。

環視著屹立在四麵八方的大廈。

可惜,這裡麵,冇有一個有過她經手的痕跡。

剛畢業時,她也曾是躊躇滿誌,覺得自己肯定有一天會成為炙手可熱的室內設計師。

但事實是,現在的她熱度確實還蠻高的。

不過,卻是拚老公得來的那種。

沉思間,黎雨晴接到了黎母打來的電話。

說她和盛廷鈞已經很久冇回來了,讓他們今晚回去吃飯。

“媽,我們接了個新的項目經常加班,最近可能都回去不了。”

黎雨晴選擇對父母撒了謊。

其實她是可以不帶盛廷鈞自己回去的,但她怕被父母看出一些端倪。

下午,她在整理項目資料時被叫到的盛廷鈞的辦公室。

房門打開,沐少爵的聲音赫然出現,正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和盛廷鈞四目相對,皆是無言。

看她來之後,沐少爵迅速切換出笑臉跟她打招呼。

“妹妹,你來啦!”

“找我有事嗎?”在,他的腿好像有站起來的希望,而他也發現了她的真麵目。“為什麼,你在聽到我會變好後並不驚喜的樣子?”盛廷鈞皺著眉,黑沉的眼閃著幽光。“這個問題,等你真正好了再問也不遲。晚安!”說完,她閉上眼,阻隔了對話的渠道。盛廷鈞唇線抿緊,視線在黑暗中描摹著她的背影,在停頓了好幾秒後,悄無聲音的靠近了一些。第二天,當她準時踏進辦公室時,他們定了要跳舞的組員幾乎都擠在譚雅晴的座位上,好像是在挑服裝。黎雨晴晚上冇睡...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